您好,欢迎来到分之道爱学习网中小学在线教育平台
分之道在线教育平台

初中学习心得 | news center

您的位置:分之道爱学习网首页 > 初中学习心得 > 李白《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》原文和译文

李白《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》原文和译文

概要:原文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。 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。 长风万里送秋雁,对此可以酣高楼。 蓬莱文章建安骨,中间小谢又清发。 俱怀逸兴壮思飞,欲上青天览明月。 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消愁愁更愁。 人生在世不称意,明朝散发弄扁舟。注释宣州:今安徽省宣城县。谢朓楼:又称谢公楼,也称北楼。校书:官名,校书郎的简称。云:李云。蓬莱:指东汉时藏书的东观。建安骨,指汉献帝建安年间,曹操父子和建安七子的作品风格刚健清新,被后世称为“建安风骨”。 译文弃我而去的昨天已不可挽留;扰乱我心绪的今天使我极为烦忧。万里长风吹送南归的鸿雁,面对此景,正可以登上高楼开怀畅饮。你的文章就像蓬莱宫中储藏的仙文一样高深渊博,同时还兼具建安文学的风骨。而我的诗风,也像谢朓那样清新秀丽、飘逸豪放。我们都满怀豪情逸兴,飞跃的神思像要腾空而上高高的青天,去摘取那皎洁的明月。然而每当想起人生的际遇,就忧从中来。好像抽出宝刀去砍流水一样,水不但没有被斩断,反而流得更猛了。我举起酒杯痛饮,本想借酒排遣烦忧,结果反倒愁上加愁。啊!人生在世竟然如此不称心如意,还不如明天就披散了头发,乘一只小舟在...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李白《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》原文和译文



原文

  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
  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。 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。
  长风万里送秋雁,对此可以酣高楼。 蓬莱文章建安骨,中间小谢又清发。
  俱怀逸兴壮思飞,欲上青天览明月。 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消愁愁更愁。
  人生在世不称意,明朝散发弄扁舟。
  
注释

  宣州:今安徽省宣城县。谢朓楼:又称谢公楼,也称北楼。校书:官名,校书郎的简称。云:李云。蓬莱:指东汉时藏书的东观。建安骨,指汉献帝建安年间,曹操父子和建安七子的作品风格刚健清新,被后世称为“建安风骨”。
  
译文

  
  弃我而去的昨天已不可挽留;
  扰乱我心绪的今天使我极为烦忧。
  万里长风吹送南归的鸿雁,面对此景,正可以登上高楼开怀畅饮。
  你的文章就像蓬莱宫中储藏的仙文一样高深渊博,同时还兼具建安文学的风骨。
  而我的诗风,也像谢朓那样清新秀丽、飘逸豪放。
  我们都满怀豪情逸兴,飞跃的神思像要腾空而上高高的青天,去摘取那皎洁的明月。
  然而每当想起人生的际遇,就忧从中来。
  好像抽出宝刀去砍流水一样,水不但没有被斩断,反而流得更猛了。
  我举起酒杯痛饮,本想借酒排遣烦忧,结果反倒愁上加愁。
  啊!人生在世竟然如此不称心如意,
  还不如明天就披散了头发,乘一只小舟在江湖之上自在地漂流。

赏析

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

李白

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;     

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。     

长风万里送秋雁,对此可以酣高楼。

蓬莱文章建安骨,中间小谢又清发。

俱怀逸兴壮思飞,欲上青天揽明月。

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销愁愁更愁。

人生在世不称意,明朝散发弄扁舟。

    诗中抒发年华虚度、壮志难酬的苦闷,盛赞汉代文章、建安风骨及谢眺诗歌的豪情逸兴,最后流露出消极出世的情绪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诗的开头显得很突兀,为什么这么写?因为李白当时很苦闷,所以一见到可以倾诉衷肠的族 叔李云,就把满腹牢骚宣泄出来。李白于天宝初供奉翰林,但在政治上不受重视,又受权贵谗 毁,时间不长便弃官而去,过着飘荡四方的游荡生活。十年来的人间辛酸,作客他乡的抑郁和 感伤,积聚在心头,今天终于可以一吐为快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“长风”两句借景抒情,目接风送秋雁之境,精神为之一振,烦恼为之一扫,感到心与境合得舒畅,酣饮高楼的豪情油然而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“蓬莱”两句承高楼饯别分写主客双方。以“建安骨”赞美李云的文章风格刚健。“中间”是指南朝;“小谢”是指谢眺,因为他在谢灵运(大谢)之后,所以称小谢。这里李白是自比小 谢,流露出对自己才能的自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“抽刀”一句用来比喻内心的苦闷无法排解,显得奇特而富有创造性。“举杯”一句道出了他不能解脱,只能愁上加愁的不得志的苦闷心情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最后两句是诗人对现实不满的激愤之词。李白长期处于不称意的苦闷之中,不得不寻求另一 种超脱,即“散发弄扁舟”。逃避现实虽不是他的本意,但当时的历史条件和他不愿同流合污 的清高放纵的性格,都使他不可能找到更好的出路。   




分之道网校注册
相关新闻
cache
Processed in 0.010880 Second.